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北京制造业项目外迁记
北京制造业项目外迁记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刘津津发布时间:2014/6/11评论:0+收藏文章

  5月15日,北京凌云建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凌云建材)坐落于河北邯郸武安的新厂区已经竣工并开始调试。

  “在河北的生产许可证批下来了,新厂很快就能试产啦!”新兴凌云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凌云化工)财务总监吕喜斌高兴地向集团总部报喜。

  北京凌云建材是央企新兴际华集团的下属子公司, 3月初凌云化工启动搬迁,在邯郸武安市注册成立新兴凌云医药化工有限公司,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至国家战略后第一个从北京转移到河北邯郸的央企制造业项目。

  凭借“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东风,北京凌云建材化工有限公司着实火了一把。在媒体热炒的背后,实际上则隐藏着在京央企制造业转型和河北产业升级的真实故事。从搬迁开始,这个老央企就在充满挑战与机遇的道路上一路向前。

  “输出污染”?

  凌云建材原坐落在北京丰台区,作为央企的下属企业,凌云公司是国内龙头医药级碳酸氢钠(小苏打)的龙头企业,产品覆盖注射/透析、药用口服、食用等三个高级别的碳酸氢钠。

  对于凌云建材外迁的原因,外界一直用“污染企业”的标签来解释,并质疑其搬迁是否能够带来双赢。

  凌云公司为何不留在北京而愿意搬迁到邯郸?该公司总经理陈宏志介绍,凌云公司生产碳酸氢钠所需的主要原料之一为二氧化碳气体,原来的主要来源是首钢建材化工厂生产石灰所排放的二氧化碳。2012年底央企落实生态环保责任,将原来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的业务全部关停,即不再生产石灰,也不再产生二氧化碳,公司只能采取外购液态二氧化碳的方式来维持生产,原料、运输成本大幅增加,企业的成本优势丧失,可以说面临生存危机。另外,在生产过程中,凌云建材由于建厂时间长,生产设备老化,自动化程度低,加之用煤炭生产,能源资源消耗很高。

  那么,问题又出现了:从北京迁到河北,是否是因为凌云建材是个污染企业?她的搬迁,是否意味着“输出污染”?一个多月以来,该公司整体搬迁是否会“输出污染”引发了各界关注。

  丰台区经信委主任吴神赋说,邯郸市武安地区是钢铁冶金行业的聚集地,是二氧化碳排放的集中区域。凌云公司以二氧化碳作为原料,不仅不排放二氧化碳,每年还可以吸收河北当地碳排放2.2万吨。

  “河北省不是北京污染企业的垃圾回收站,外界所说的北京污染企业,也都是完全符合国家污染排放标准的合规企业。”据丰台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凌云建材在北京时环保工作做得也很好。该公司生产使用的是锅炉循环水,并且无工业废水排放。在以往监测中,大气主要污染物达标排放,无超标和处罚现象。该负责人认为,凌云建材搬迁至邯郸后,对北京、河北排放污染物总量都实现了减排,而非污染转移。

  邯郸市发改委主任高和平也表示,此次搬迁不仅不会“输出污染”,相反还会保护环境、为河北减少碳排量。高和平说,这是因为生产碳酸氢钠的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二氧化碳及碳酸钠。凌云建材可利用新兴际华集团在当地的另一下属企业“新兴铸管”排放的二氧化碳作为生产原料,利用工业园区产生的蒸汽为能源,同时附近有中国纯碱的集散地,可以降低纯碱原料采购成本。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该企业搬迁到河北后,可充分利用当地的废气和余热,即使在小苏打年产能从1.6万吨提升到6万吨的情况下,能源消耗也可大幅减少。

  从节能环保角度看,通过新企业的升级和老厂区的转型,项目完成后,可以减少京冀两地共同煤炭消耗5.29万吨;利用新兴铸管余热、余气,使耗电量由1920万千瓦时减少到840万千瓦时,减少率56.3%;回收蒸汽冷凝水,使用水量由72万吨减少到13.2万吨,减少率81.7%。

  通过合理整合,丰台区不仅仅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还为河北省减少了碳排量,更促进了企业的升级发展。

  “凌云”重生

  迁至邯郸,对凌云建材来说,也是一次重生。

  为何选定邯郸武安落户?凌云公司上级新兴际华集团还有一家企业——“新兴铸管”就坐落在武安,生产排放的二氧化碳正好可以作为凌云公司的生产原料,产生的蒸汽也可作为能源。同时,武安附近还有中国纯碱的集散地,能降低纯碱原料采购成本。

  在丰台,凌云建材每年生产需要外购2.2万吨液态二氧化碳。而在邯郸,新兴铸管白灰生产线产生的二氧化碳却当废气直接排放了。

  在新建成的凌云医药化工厂区,一条直径83厘米、长1100米的黑色管道飞架空中,直达新兴铸管白灰生产线。通过这条管道,将每年为凌云化工输送2.2万吨二氧化碳用于碳酸氢钠生产,省去外购液态二氧化碳,由此每吨产品成本可直降400元。同时,由于用上了新兴铸管工业区产生的蒸汽,搬迁来的新厂一吨原煤也不用烧了。

  “选在这里落户,我们可以把新兴铸管排放的废气用起来,这样当地的污染物排放不仅不会增加,还将大大减少。再加上工业废水循环利用零排放,凌云化工通过整体搬迁实现了清洁生产。”新兴凌云医药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白秋说,企业还将改造升级,瞄准国际高端碳酸氢钠市场研发新品。

  公司迁至邯郸也有利于企业自身发展的优化升级。一是设备的升级,即设备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产能由2万吨扩大到6万吨;二是产品升级,研发引领国内市场的碳酸氢钠新产品,并延伸产品链,增强竞争力;三是标准升级,按照我国药品生产质量规范(GMP)认证标准由1998版升级到2010版,兼顾欧盟、美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标准。同时,通过有效促进邯郸产业转型升级,该企业将充分利用在血液透析市场的优势,通过产业链延伸积极向下游拓展,进行相关多元化扩张,进入相关药包材、透析用器材等市场。

  在邯郸,凌云化工将通过两步走的发展战略,依靠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引领中国药用、高端碳酸氢钠产业的发展,力图把武安市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碳酸氢钠生产研发制造基地。

  “凌云化工转移产业不输出污染,实现了由单一做企业到产业上下游联动和绿色提升。”谈起这个产业转移项目,河北省工信厅厅长王昌这样评价,“对北京来说,少了个技术落后的企业;对邯郸而言,多了个国内领先的清洁工厂。”

  迁出北京丰台,落户河北邯郸,凌云建材不仅把过去每年6000吨的直燃煤炭削减了,还将“吸进”当地一家企业直排的2万多吨“废气”,完成了华丽转身。

  据了解,项目计划总投资2.7亿元,其中,一期计划投资1.7亿元,年产6万吨高端碳酸氢钠,实现利税6000万元;二期计划投资1亿元,实现利税1亿元以上。陈宏志称,目前企业已具备生产能力,正在等待办理证照转移手续。

  腾笼换鸟

  新厂区有了升级,老厂区又该怎么办?

  据悉,凌云建材腾退的土地将用于建设应急救援科技产业园,打造中国应急救援科技产业示范基地。老厂区转型后将注册为新兴际华(北京)应急救援科技有限公司,承担新兴际华集团应急救援产业运行功能。

  就此,陈宏志打了个形象的比喻——老笼子装进新凤凰。

  记者了解到,为促成凌云建材外迁,丰台区将原来区属的该企业连同千余亩土地无偿划转给新兴际华集团,用于后期新产业的规划和新园区的建设。丰台区经信委主任吴神赋表示,凌云建材厂区位于丰台区大灰厂,目前,新兴际华集团已与丰台区确定战略合作框架,将旧厂区腾出来的地方打造为中国应急救援产业基地。

  据了解,基地按照“两园两院—联盟—中心”的产业布局重新定位,将包括应急科技产业园、应急产业创新园;应急救援中央研究院、应急救援技术工程研究院;应急救援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应急救援科技企业孵化中心。目前,应急创新园已纳入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应急产业联盟也成为国家级试点联盟。

  新兴际华集团应急救援产业将规划建设定位为生态、低碳、绿色、一流。一期利用582亩地建设“安全应急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基地”和“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基地”;二期利用1000余亩山地建设“应急体验培训教育基地”。项目包括:安全应急特种装备、灾民安置系统装备、城市救灾系统装备、通信指挥系统装备等。体验培训教育基地将定位于专业演练培训、市民体验教育,包括应急技术救援实战演练培训基地、国家灾害主题公园、应急救援博物馆、新型应急救援装备试验场、中国应急救援高级职业技术学院、应急救援战略储备中。

  “在老厂区旧址上建立的新公司将依托自身土地资源优势、集团的技术研发和产业基础优势以及由集团发起成立的‘国家级应急救援设备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的技术创新优势,争取把产业园建设成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宜居宜业的生态型应急救援产业示范园区。”陈宏志说。

  产业的问题解决了,人的问题怎么办?

  凌云建材现有职工140人,大都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很多人不愿离开北京,而技术骨干又不能临时招聘,人员安置成为外迁的大难题。陈宏志介绍,最初曾考虑过工资翻倍的方案。但经区政府和企业多次研究,最终出台了给予外埠补贴加绩效收入的政策,最终134名职工中有约100人自愿到河北工作。派遣的员工劳动合同留在北京,退休后,社保关系也仍留京。

  员工到邯郸的吃住行如何解决? 公司在河北厂区为职工提供住宿、食堂、体育、文化等多项服务,为方便职工回京,采取四班三运转,职工每月8天的周末假期集中在一起回京休息,报销来往火车票费用,开通班车问题也正在研究中。确实不能去的,将安排到后期要发展的应急救援产业园工作。在当地患病,可申请异地医保。

  另外,记者也了解到,除了公司有扩大产能、延伸产业链的需求,使得公司最终实现外迁,两地政府的帮扶引导作用也不可或缺。丰台区经信委主任吴神赋表示,丰台区政府成立的区级领导小组,与新兴际华集团建立了定期沟通机制,协助解决企业搬迁以及职工平稳过渡问题。同时,与邯郸市对接政府服务,加强协作协同,并帮助企业争取市区产业结构调整资金等优惠政策,为企业搬迁后在原址发展应急产业争取各方有利条件、解决搬迁后的发展问题等。

  “一石三鸟”

  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凌云建材迁址河北邯郸,是今年北京首家外迁河北邯郸的央企制造业项目,成为京津冀三地之间产业转移的标志性事件,三地协同发展中的产业转移布局思路浮出水面。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今年邯郸市将围绕“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机遇,积极引进以央企为代表的战略投资者。截至一季度末,邯郸市共与中船重工、新兴铸管、国电集团、华润集团、中化集团、大唐集团、中煤集团等27家央企签订39个战略合作协议,总投资1368.5亿元,合作协议涵盖装备制造、基础设施、高新技术、商贸物流、文化旅游、新能源、新材料、化工、轻工等10大行业领域。

  凌云建材的成功落地,无疑是给即将迁入的企业打了一针“强心剂”,也为这些企业在环保和经营策略上提供了参考。

  但是邯郸关注的不是“第一”,更多的是污染,北京怕污染,邯郸难道不怕?

  “坚决不把京津项目带着污染转移到河北,这是三地在协同发展中形成的共识。”邯郸市发改委主任高和平说,这些项目对邯郸经济转型升级有重要意义,但它必须是绿色的,这是底线。在2014年5月中旬召开的“污染企业调整退出工作座谈会”上,北京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也明确表示,即便是迁移到外地,也绝不能让这些企业带着污染走。丰台区经信委主任吴神赋评价道,该公司的外迁并不是污染输出,而是环境与效益、北京与河北的多赢,是各地协同作战、保护环境的优秀案例。这种做法值得借鉴。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河北日报、千龙网、北京晨报、京华时报、新京报)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刘津津作 者

发表文章数2

作者其他文章推荐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9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