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产业 > 【秦合舫专栏】城镇化大战略
【秦合舫专栏】城镇化大战略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秦合舫发布时间:2013/4/11评论:0+收藏文章

  新一届政府就位以后,城镇化开始从概念转向实质性的政策行动,并被赋予特别重大的意义,李克强在当选总理之后的记者见面会上也谈到“中国的城镇化,其规模之大为人类历史所未有,不仅对中国的发展很重要,而且会影响世界。”

  有专家认为,城市化是由发展中国家迈向发达国家的必然过程,经济的发展必然伴随着城市化的提高,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说城市化而非要制造出来一个“城镇化”的概念呢?我想这可能跟中国的地域面积广大,人口规模第一有关系,从一般意义上的城市化转到有政策导向特色的城镇化,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中国经济从非均衡的重点突破向均衡化的全面发展的转变。

  我们知道,中国改革开放是从外向型经济起步,先设立沿海经济特区,再进一步扩大到14个沿海开放城市,呈现出重点突破的梯次发展模式。中国现在特有的一些经济和社会现象,如区域发展不平衡、春运带来的劳动力大军的潮汐式流动、留守儿童等,都跟这种发展模式有关系。这种发展模式无疑对中国经济30多年的高速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但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日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强调城镇化而不是泛泛意义上的城市化,实际上有政策上对非均衡的经济布局结构进行纠正的意味,即城镇化不是要让进城的农民工就地城市化,而是经济布局均衡之后的城市化。

  某种意义上,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在现有基础上能够进一步持续发展的破题之眼,诸多经济和社会议题,如经济由外向驱动转向内生驱动,由不平衡布局转向均衡发展,降低地区、城乡、贫富差距,扩大内需,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降低大城市就业压力和生活压力,扩大就业等,都可以在城镇化的大战略下得到破解。可以说下好城镇化这盘棋,中国的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但也正因为关系重大、牵涉众多,则不但需要多方面的联动和推进,协调发展,又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非常需要慎重推进,避免欲速则不达的后果。从时间周期上说,至少应该是一个和前30年外向型重点发展过程类似的时间周期,在这样一个长周期的变动之下,比如在前10年,应重点推进经济区域布局的均衡化,使得大量的流动性劳动力能够通过经济布局的调整在家乡就业,而无须每年离开家乡和家人,在非正常的生活状态下从事单调乏味的工作和生活,然后再由区域的经济中心辐射带动更小的城镇通过产业配套经济获得稳定的发展。所以,所谓的城镇化,我觉得第一步的中心应该还是在内陆广大的二、三线中心城市,通过适度的政策措施引导产业和人才从沿海和中心城市向内陆二、三线的城市转移。当然已经具备中心城市产业集群的沿海和一线城市周边的县乡小城镇的发展也是城镇化的一部分,如北京远郊区县以及镇的发展。

  把城镇化拉长到一个长期的过程还在于人的因素。城镇化的进程某种程度上需要依靠代际替代,即让已经习惯于乡土生活的老人在乡村幸福地安享晚年,而不是把他们强行逼到城市里面,我们需要有这个耐心。

  城镇化过程的长期化还在于资源的承载,由于中国人口的总规模庞大,如果压缩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内推进城市化,短期内和城市建设有关的资源消耗、环境压力必然急剧上升,也会大大增加城镇化的成本,而当建设高潮期过后,又会因替代产业的缺位而导致经济增长的失速,以及相关产业投入、就业难以转移的难题从而导致经济发展的大起大落。

  所以,城镇化是一个长期的大战略,国家政策层面上应该有计划、有步骤地稳步推进,而企业作为经济发展的微观主体,也应该以长远的视野中国城镇化这一伟大的进程中找到自己的成长模式。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9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