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企业 > 狩猎者卡尔伊坎
狩猎者卡尔伊坎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发布时间:2011/8/22评论:0+收藏文章

  在华尔街“企业掠夺者”卡尔伊坎看来,有着悠久历史的摩托罗拉,或许也只是一件赚钱的工具而已。

  50年以后,摩托罗拉大股东卡尔伊坎在回忆起自己首次走进纽交所时,仍然兴奋得像得到一个新玩具的孩子。对于他来说,纽交所可以用“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这样一个场景描述。

  那一年,摩托罗拉还没有摆脱军工企业的身份,而后来震撼互联网江湖的谷歌公司两位创始人,甚至都还没有出生。

  近日,谷歌公司宣布将出价约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这一交易如果最终完成,将是近10年来无线设备行业数额最大的一笔并购,也将创下谷歌收购金额的最高纪录。

  在评论家纷纷对摩托罗拉手机的衰败进行感慨的时候,卡尔伊坎的名字也再一次名扬天下,这个年过七旬的古稀老人被称为华尔街的“企业掠夺者”,有着悠久历史的摩托罗拉在他的眼中,或许也只是一件赚钱的工具而已。

  祸起分拆

  即使是在谷歌内部,这桩交易也是严格保守的秘密,只有最高管理层参与。本刊记者不久前到访摩托罗拉移动中国总部时也并未听到任何风吹草动。而在美国本部,谷歌安卓团队部分高级成员也是在美国时间8月15日早上才首次获悉这桩交易。

  这两家企业早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2007~2009年期间,由于手机业务急剧下滑,摩托罗拉亏损了43亿美元。自那时起,摩托罗拉移动首席执行官桑杰贾就把赌注压在谷歌的安卓软件上。

  但这桩涉及到125亿美元的大买卖却是在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初露端倪。

  今年1月,摩托罗拉公司分拆成了两家公司:摩托罗拉解决方案公司专注于针对企业和政府的无线技术销售;摩托罗拉移动则主要固守原有手机业务。

  拆分后扔掉亏损包袱的摩托罗拉有望重新恢复投资者的信心。“分拆有助于提高灵活性,调整资本结构和增强管理的集中性,还可以为公司股东创造方向性更强的投资机会。”今年1月刚刚上任的摩托罗拉总裁兼CEO格雷格布朗说。

  当时,绝大多数媒体还沉迷于摩托罗拉的成功分拆,各种利好消息纷纷见诸报端。但这对摩托罗拉移动并不是好消息,这意味着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难度降低。这家老牌公司在变得轻快的同时,也变得没那么稳固。致命的是,和格雷格先生的美好想象相反,分拆并没有让摩托罗拉手机找回昔日荣光,反而让摩托罗拉永远地失去了赖以成名的手机业务。

  拆分后,摩托罗拉的大股东卡尔伊坎开始公开敦促摩托罗拉移动寻求战略选择。在7月21日,他表示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组合具有巨大价值,该公司应当为这些资产寻找更多发展机遇。该消息公布以后,摩托罗拉股票曾一路狂涨。

  现在正处于高科技公司哄抢专利的高峰期,几乎每家智能手机厂商都在起诉其他厂商侵犯自己的专利。就在这个消息传出短短几周前,包括苹果、RIM、微软和索尼在内的一个联盟斥资45亿美元购买了北电网络的约6000项专利,而谷歌在竞购中败北。

  根据卡尔伊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数量“远多于北电”,其中包括大量与4G有关的专利。当时就有分析师指出,谷歌可能将有意购买摩托罗拉的一些无线技术专利。

  事实证明,摩托罗拉不仅卖了金蛋,捎带手把自己也卖了。

  妙的是卡尔伊坎的开炮和摩托罗拉移动的出售并不是因果关系,而是果因关系。卡尔伊坎一直是一名积极的行动者,他一直游说希望摩托罗拉进行拆分,认为如果不拆分公司就没有前途。根据后续消息显示,在开炮前一周,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就已经开始与摩托罗拉移动首席执行官桑杰贾进行收购谈判了。

  随着谈判的进行,谷歌的法律事务主管大卫杜蒙德和移动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安迪鲁宾开始介入与摩托罗拉移动业务的谈判工作。安迪鲁宾在8月15日的电话会议上也展示了其对这笔交易的极大兴趣,他在收购交易消息发布前与持有安卓许可的几大公司举行了会谈,HTC、三星电子等均对这笔交易表示了大力支持。

  此时双方上演了一出默契的好戏,摩托罗拉移动否决了卡尔伊坎的要求,并且发表声明称,仍将继续评估“最符合公司和所有股东利益的机会”。正如在足球行业中,某老板宣称不会买入某球员仅仅是为了压价一样,在IT圈,这条真理也颠扑不破。

  然而,摩托罗拉移动今年7月28日的财报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财报显示,其二季度净亏损56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8000万美元的盈利大相径庭,并预计由于一款重要智能手机发布日期的持续推迟和平板电脑价格的下调,其三季度利润甚至可能低于预期。摩托罗拉移动的决策层再也无力抗拒以卡尔伊坎为代表的股东们的怒火,出售成为唯一的选择。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笔惊天收购便完成了。看似偶然,实乃步步精心布局。

  猎杀摩托罗拉

  在摩托罗拉被谷歌侵吞之前,手机王朝的更迭业已不断上演。一度的强势竞争者德国西门子、荷兰飞利浦、法国阿尔卡特、瑞典爱立信早已先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而另一曾经的霸主——芬兰的诺基亚仍旧迷失在移动互联的森林里,和摩托罗拉一样押宝安卓的索尼爱立信则命运难料。

  摩托罗拉的砖头手机曾经是移动通讯的经典形象,在电影、游戏中都有众多体现。但在变化日新月异的IT领域,一切坚固的东西似乎都将烟消云散。

  2007年上半年开始,靠吃老本的摩托罗拉手机开始了惊人坠落,市场份额从2006年年底的23%下降到2007年年底的9%左右,市场第二的排名也落入三星之手。2008年10月,摩托罗拉宣布全面使用安卓平台的计划,裁员数千人。当年底,摩托罗拉手机市场份额不足7%。

  而恰好在这个时间段,卡尔伊坎开始谋划进入摩托罗拉。统计数据显示,自2007年1月开始,卡尔伊坎曾斥资至少35.2亿美元购买摩托罗拉的股票,随后又出售了超过10亿美元的股票。自2007年初开始,卡尔伊坎在过去的7个季度中一直在增持摩托罗拉股票,并在3个季度中减持该公司的股票。

  不过从2008年年底至今,卡尔伊坎没有再减持过摩托罗拉股票。去年8月下旬,卡尔伊坎买入1.11亿美元的摩托罗拉公司股票之后,已经持有摩托罗拉公司价值超过10%以上的股票。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2008年末,雅虎拒绝微软收购要约,股价一路狂跌,卡尔伊坎瞄准机会买入1000万股雅虎股票,并通过期权的方式控制了另外4900万股,趁乱挤入雅虎董事会。为了重启谈判,卡尔伊坎联合机构投资人重组雅虎管理层,杨致远被迫下台。新CEO巴茨上任后就与微软达成了搜索广告新协议,随着公司业绩好转和股价提升,卡尔伊坎逐步将手中持有股票套现,2009年10月退出雅虎董事会,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摩托罗拉上。

  卡尔伊坎曾表示按照各部分累计估价法,摩托罗拉看起来估值偏低。由于投资者难以对摩托罗拉各部门进行具体的估值,因此他们对摩托罗拉的股价信心不足。卡尔伊坎了解并建议摩托罗拉应当进行拆分,因而他不断向管理层施压。于是,经过几轮的管理层更迭后,董事会最终与卡尔伊坎达成协议,并逐步采取措施以在2011年第一季度分立成两家独立的公司。

  卡尔伊坎说,“即便我的投资出现赤字,但我已成为两家准备分拆公司的信徒。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们一直是摩托罗拉的支持者,我坚信分拆一定能够极大的增加股东价值”。

  今年拆分完成后,卡尔伊坎甚至再度增持了摩托罗拉移动的股票,当时被人看成是摩托罗拉移动的利好消息,现在看来,他只不过是想多赚点而已,本次交易至少让他赚了13.4亿美元。而摩托罗拉付出的代价是作为一个独立品牌,83年的传奇宣告终结。

  谁是卡尔伊坎

  在国内,卡尔伊坎并不是一个让投资者熟悉的名字,而在国外,卡尔伊坎则是一个不那么让投资者舒服的名字。

  在上世纪80年代,卡尔伊坎就曾以蓄意收购多家企业而闻名,这些企业包括了菲利普石油、美国第三大石油公司德士古、以及环球航空。此外,他还曾与时代华纳、雅虎管理层展开激烈的交锋。

  很多人都想知道卡尔伊坎取得高回报率的秘密,他的回答是,“我通常都是在买没有人想要的东西”,因为“大家一致的看法常常是错误的,所以,我买的都是那些不那么耀眼、不被人喜欢的公司,要是整个产业也失宠于大众就更好了”。

  现年74岁的卡尔伊坎在华尔街有着颇为多面的评价,既有“激进投资人”、“维权投资者”这样带有褒奖意味的称谓,也有“吸血鬼”、“企业掠夺者”那样谴责性的标签。在批评者看来,他所关心的是如何从收购和出售中赢利,而从不关心企业的发展。然而,《财富》杂志却这样描述他,“不管你信不信,现实中的卡尔伊坎是一个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人,他精通各种赚钱之道,可能他为股东赚的钱比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任何投机者都多”。

  在纽约皇后区出生、长大的卡尔伊坎既有着犹太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天赋,也有着本土纽约客追逐财富的本能与欲望。

  在踏入华尔街之前,卡尔伊坎曾在职业上做过多种选择。他先是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哲学,而后进入纽约大学医学院。但这份学业还没有完成,他就选择了辍学参军。直到1961年,25岁的他第一次踏入纽交所,真切地感受到“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才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毕生事业。

  靠着犹太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卡尔伊坎在华尔街如鱼得水。1968年,他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伊坎公司,主要从事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但这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卡尔伊坎需要一个可以让资本更快增值的途径。

  1980年,卡尔伊坎将公司迁到了美国的金融中心纽约曼哈顿。此时他已经不满足于只在二级市场中成为一个暴发户式的炒家。5个月后,他斥资8000万美元收购了濒临破产的Federal-Mogul汽车零件公司。之后,他重金聘请麦肯锡等国际专业顾问公司为企业在战略设计、管理改革等方面提供咨询,并最终将这家企业转型成一个管理规范的现代公司。数年后,卡尔坎将之出售时,获得了超过20倍的巨额利润。

  这让卡尔伊坎尝到了资本的甜头,他嗜血的本性也被彻底诱发。

  截至1984年底,卡尔伊坎旗下的公司已经多达8家,横跨房地产、赌场、制造等多个领域,一个庞大的产业帝国初具雏形。他也开始声名远播。

  然而行业内评价,卡尔伊坎最擅长“恶意收购”。在环球航空和时代华纳两件收购案中,他的特性显露无疑。

  1985年,卡尔伊坎发觉刚刚完成业务拆分的环球航空集团存在控制权漏洞,便联合合伙人悄无声息地频繁买进该公司股票。在达到监管机构规定的需要披露持股情况的底限后,他开始疯狂地迅速加码,数天内将持股比例从5%骤提至16%。直到此时,环球航空公司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但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穷追猛打,继续增持到持股比例达到52%,完全控制了这家公司。

  然而,卡尔伊坎最终并未接手这家公司,而是在成功引来无数竞购者后将其高价出售。正是这场轰动一时的恶意收购,让他及合伙人狂赚2亿美元,而他本人也在收获巨额利润的同时一战成名。

  20年之后,卡尔伊坎在时代华纳身上复制了这个经典故事。

  面对这个庞然大物,卡尔伊坎动用了22亿美元取得了时代华纳5000万股的股份,成为其最大的个人股东。随后,他又联合其他对冲基金向时代华纳施压,要求将时代华纳拆分为4家公司,剥离美国在线,同时实施2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对公司管理层进行改组,否则将大量抛售所持股票。

  卡尔伊坎的强悍进逼迫使时代华纳全面缴械,除了分拆公司,他与时代华纳达成了停战协约:卡尔伊坎退出董事会,公司花200亿回购股票,一切整顿全部按他制订的计划办理,同时他有权决定两个独立董事的位置。

  接下来,时代华纳的股价连续6个月上涨,当它从每股15元升到21元后,卡尔伊坎出售了自己持有的2/3股份,他的财富也因此增长了8.8亿美元。

  在过去15年时间内,卡尔伊坎对不同的公司发起了约20次代理权争夺战,“缉捕”目标指向食品烟草公司、卡通出版公司、百货公司、西联汇款、雅虎等,其中14次以完胜结束。

  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

  力挺派

  创新工场

  董事长兼CEO李开复

  收购对全球格局的影响:1)避免专利战取代市场战,2)谷歌提供专利保护安抚厂商,3)安卓将继续开放成长,4)微软先进攻厂商,不急着并购诺基亚,5)摩托经过防火墙保全独立性,避免文化冲突,6)摩托+谷歌依然无法取代苹果,7)普遍认知专利在移动领域的重要性。

  金沙江创投

  合伙人李一男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谷歌一定会强调是因为专利的原因,因为摩托罗拉移动现在只有15%的市场份额,谷歌不会愿意因为收购而导致安卓的市场份额下降。但是长期来说,谷歌一定会给摩托罗拉移动更多的倾斜和支持,让摩托罗拉移动逐步提升市场份额,同时收紧安卓的开放程度。

  怀疑派

  新华都集团

  总裁兼CEO唐骏

  该收购让人惊讶。第一谷歌面临增长压力,第二谷歌看到了软硬件一起苹果的成功,第三谷歌看好了未来移动终端。但是完全不同文化的公司、规模相当的两家公司的整合不被看好,至少之前的大收购没有很好的成功案例,只能说,谷歌也想实现苹果那样的成功,但是谷歌是拖不动一个下坡路的大骆驼的……

  无责预测派

  小米科技

  创办人、董事长兼CEO雷军

  谷歌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此举充分说明了智能手机的竞争就是“硬件、软件和服务的铁人三项赛”,下一步就是微软收购诺基亚了。

  看衰派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理查德·沃特斯

  垂直整合方法在智能手机领域并未被证明是万能药。从Palm和黑莓这些年的实践中就可以看出要掌握制造“拳头产品”的所有技能是有多么困难。谷歌所擅长的是做自己而不是苹果,收购可能使它面临意想不到的结果。

  冷静派

  西门远的窝

  “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说法为时过早。事实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经在对谷歌的关键业务进行反垄断调查,调查主要集中在谷歌的几个重要业务领域,这其中就包括谷歌的Android手机软件以及网页搜索业务。

  浮想派

  雪城来者

  并购后标普将评级“买入”调为“出售”,说明华尔街并不看好这次收购。不过从历史经验来看,华尔街不看好的收购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从兴到衰的转折点,从此衰退;一种是逆势进发,上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不过后种的概率比较小,不知道谷歌是否能继续创造奇迹。

  旁观派

  IT老记冀勇庆

  这标志着互联网入侵手机产业取得了完胜。苹果有AppStore、谷歌有安卓和众多互联网产品,他们有传统手机厂商没有的互联网基因,联手击败不可一世的诺基亚也就不足为奇。如今,他们将要同室操戈。未来手机的战争将是以互联网作为大舞台的战争,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厂商将沦为看客。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8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