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孙尚传:没有自己的工业母机和操作系统,中国工业就没有未来
孙尚传:没有自己的工业母机和操作系统,中国工业就没有未来
分享到:
来源: 制造界 作者: 孙尚传 王育琨发布时间:2018/6/13评论:0+收藏文章
 

来源/王育琨频道

作者/孙尚传、王育琨 

 

 

世界犹如一个大风箱,美国人在那里一推一拉,产生无尽的能量直接注入美国经济。而中国人却被置于大风箱中,受够了苦。我们一直在喊“厉害了”,实际上是在大风箱里面颠三倒四。随着一拉一推,能量都被输进美国去了。

 

2018年的初夏很燥。中美贸易战的出尔反尔,中兴事件更是引发了无数心痛。

 

中兴在极度苛刻的条件下,被解除禁令:交上20多亿美元罚金和保证金,全部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甚至还要10年之内接纳美国几个钦差大臣全线监督运营管理。所有这一切,仅仅换来了一个可以开工。而中兴开工后,扣除中国人的薪金,90%以上的收入会源源不断输送给上游原料、核心技术和下游市场的厂商,输送给美国。说白了,中兴跪请的开工,仅仅是为了给美欧日工业强国输送银子。中兴的存在,仅仅是因为它是一台往美国送银子的机器!

 

严峻的现实,让人人心惊。以致于有人说:“也许,美国的一条指令就可以让中国的工业瘫痪”(可点击查看)。

 

为什么美国操控着中国工业?中国工业为什么找不到北?中国制造业的“调性”、政策和根柢究竟是什么?苦夏,我见到了大富配天集团董事长孙尚传。一次畅谈,让我茅塞顿开。

 

人人都在追逐浮华和显名,孙尚传却独落根本,从源头出发,架构生态链和战略战术,默默推进工业生态链的基础建设——工业母机和智联网的操作系统。决战工业上游,才是真正承载未来的中国梦,也决定中国智造2025能够走多远。

 

 

1/ 平心静气地去研究事物的根本

 

王育琨:芯痛引发国人对中国制造业的反思。最近甚至有人说:“也许,美国的一条指令就可以让中国的工业瘫痪”。您怎么看当今乱局?

 

孙尚传: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地去研究事物的根本,脚踏实地地去做好自己的本行。欧洲和美国从根本上建立起了可持续发展的制造业能力和完善的工业体系,以及完整的科学技术体系,且他们在广泛的同盟内部高度共享。我国工业因为后起而寄生,因为落后而模仿,为了近利而急功,始终没有建立一种自给自足的原创工业体系。又受到巴统和北约的严格且体系性多层级脉轮似的限制。

 

乔布斯是西方企业家的典型代表人物,也是构建制造业生态链的高手,且享有在西方发达国家的联盟内,可以极方便的相互分享彼此技术成果的生态链优势。比如,乔布斯准备做手机,他可以方便的从全球选择技术和装备以及有关手机产业链的任何要素。美国的企业家只需要拥有资源整合能力即可,他们几乎可以买到一切。所以,在美国人的眼里“地球是平的”

 

地球对于中国而言却未必是平的。但在已往的岁月,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我国很多企业家也理所当然地拥有了“天下情怀”,认为我们可以用市场换技术,可以学习苹果做供应链全球外包。然而,近在眼前的中兴事件揭开了这层面纱:很多要素是中国公司买不来的。所以,中国人千万不要被忽悠,也千万不要夜郎自大。

 

对中国来说,地球不是平的。长期以来,中国是被重重封锁和壁垒包围的,我们必须先有自主自强的家国情怀。盲目认为地球是平的,是非常危险的,有被系统性遏制、与北约联盟有持续拉大代差的可能。只要美国和其盟国齐心合力与中国打科技战,中华民族的复兴速度进程被大大迟滞和延缓

 

中国公司许多方面都被限制。中国企业不得不在若干基础结构上,从头再来。习近平主席最近在两院院士会议上的讲话很透彻阐明了我们奋斗的根本方向:“要矢志不移自主创新,坚定创新信心,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只有自信的国家和民族,才能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行稳致远。树高叶茂,系于根深。要以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为突破口,敢于走前人没走过的路,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习主席说的话,人们真能听得懂吗?!我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2/ 乔布斯联手FANUC稻叶打造工业母机

 

稻叶清右卫门,1928  

 

王育琨:请您举例而言,苹果是如何利用生态链优势,达成掌控供应链的主导权的?

 

孙尚传:苹果没有工业母机,它可以找世界上最好的工业母机厂商去合作。2005年的时候乔布斯准备做手机,他就跑到日本FANUC(日本发那科公司),跟稻叶先生签了一份协议,FANUC公司就按苹果公司的要求给定制了。苹果订单使得FANUC的业绩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地球在这个时候,是平的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去日本拜访稻叶清右卫门先生。当时他的工厂关闭了80%,只开了20%,很多地方都是空的。

 

他平静地问我:“你对现在的经济状况怎么看”?

 

“中国好像还好,我没有感到特别大的压力”,我如是回答稻叶先生,因为那时候主要还是美国深陷金融危机啊。

 

80岁的老人始终很淡定。订单量锐减,就让员工放假去休息了。他知道,所有的工业制造厂商最终差不多都会来找他。老人的沉静、敏锐和自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我就感觉到,虽然危机时关闭了80%,但是说起来迅速就起来了。但是中国公司一旦被关掉了,倒闭就倒闭了,很难再起来。

 

果然,第二年我再去日本拜会稻叶先生。他的状态果然很好。只见厂里灯火通明,生产线全开都不够用了。那时候乔布斯跟他签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每年订了7、8万台专做苹果手机的工业母机。FANUC有两大支柱产业,一个是数控机床,一个是机器人。他的机器人也是本来没有多少量,但是突然也跟着爆发了,因为机床和机器人几乎是配套的

 

乔布斯和FANUC这个合同一直签到了现在。2008年危机之初关闭了80%,危机之后扩大了1倍。过去一年也就1-2万台总量——1-2万台已经很多了。过去1台卖40万元人民币上下,2万台就是80亿元。现在1台卖50万元,苹果一家购买8万台订单就是400亿元了。而且他们不只是卖工作母机的硬件,就像4S店一样,还有售后服务、零部件销售和维修等等,这些增殖服务的费用也很可观。

 

这个公司不得了,每年都是30%的净利润。FANUC是日本装备制造业的主力。乔布斯跟FANUC合作,签的是独家协议或排他性协议这些数控机床不能对外。苹果派出高级工程师与FANVC一起研发。乔布斯帮了稻叶提升核心技术稻叶反过来帮助乔布斯批量生产。苹果每天出100万部手机啊,最多时出货峰值是400万部,没有数控机床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乔布斯去跟稻叶谈好了,把这个工业母机谈妥后,他自己买断再交给供应商。“设备是我的,交给你用于我的产品制造。你只能干我的活”,所以苹果的整个供应链就垄断而安全了。

 

 

3/ 乔布斯建构了工业母机和操作系统的一体化

 

 

王育琨:乔布斯构了排他性的工业母机和操作系统的一体化

 

孙尚传:确实,乔布斯构建了工业母机和操作系统的一体化。工业母机是乔布斯构建自主供应链的一个重要抓手。乔布斯的另外一个系统就是iOS操作系统。因为有iOS,所以他做了APPLE STORE,所有在他平台上成千上万的APP,他对付费下载的APP要收25%的税。可以说是向全球收税。在这个操作系统里面,他用这个方式赚钱很多,甚至有可能比他卖手机还赚钱。他的工业母机因为绑定了FANUC,拿到了一个极低的批量采购成本,再一个他控制了整个供应链,这就是欧美日公司可自由选择技术、产品和装备的系统优势。

 

与苹果的体系和地位不同,富士康的模具只是用来做“产品的产品”,因为模具是要靠工业母机做出来,工业母机是做好模具和工装夹具的基础。工业母机包括数控机床,电火花机,线切割机和水切割机等等

 

 

从产业链核心能力角度说,工业母机,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电子系统,另一部分是机械系统。电子系统又包括:数控系统,驱动系统、电机、芯片、视觉系统,和转台、伺服刀库等机电一体化部件;机械部分包括:机床机械结构系统、刀库结构、导轨丝杠、执行机构、防护装置等等。

 

就数控机床而言,我们已经解决了90%的核心技术。但是,像决定电机高精度编码器,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技术还有非常巨大的代际落后,一些关键的芯片我国还大量依赖进口,而这些依赖进口的芯片也不是我们举国力投资就可以很快解决的。决定数控机床精度的往往是光栅尺,而上述三个部件级产品,都要用到高精度的光刻机等装备,而生产这样高精度的装备又必须高精度的数控机床等工业母机和测量设备,它是层层递进精度不断提高的螺旋式循环升级系统。 

 

所以为什么叫工业母机?最终如果想做到一定的精度,必须要先做出光刻机。这就构成一个循环的体系。他是一个大的体系,你看起来芯片只是一个芯片,我们现在说缺芯片,大家都去搞芯片了,搞芯片怎么办?砸钱购买大量的设备,从德国、日本、韩国、美国买——你只能买他们的。

 

 

苹果的软实力就是他们的设计能力和软件操作系统,硬实力就是他们的造型设计能力、结构设计能力、全球供应链管理能力。凭借这个软硬系统的一体化智能终端平台,他们的应用商店,可以全球收税25%,不得了,一个国家也只能向管辖权内收税。实际上,全球大多数APP开发者都很乐意使用苹果APPLE STORE销售推广自己的应用,许多优秀APP者赚得盆满钵满,甚至培育出不少的独角兽企业。

 

 

4/ 大富配天建构自主工业母机与操作系统

 

孙尚传,大富科技董事长、大富配天集团董事长

 

王育琨:你这两个图太完美了,我需要时间消化。外界都在说语文,说概念,您却已经把制造业发展的内部机理说清楚了。您一直在深入地学习盘整创造呀!

 

孙尚传:这些东西需要的是沉下心来,要有敬畏之心,要郑重,要认真。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对事物根上的东西,首先你要有这样的兴趣,再一个你要有这样的能力,最后你要身体力行知行合一的去做。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呀!

 

很多人说,国企和大企业都不做,你干嘛要干这些事情?我就回应说:“总要有人来干嘛!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

 

在今天这样浮躁的氛围中,能看懂这个根本东西的人不多;能看见还愿意沉下心来,一个个系统地去刨根问底、抽丝剥茧、一层层剖析和实现的人,就更少了;然后再持之以恒地去做几十年不动摇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您知道,要把这个做出来是需要花钱花时间的,但是我们的资本市场几乎全是急功近利的心态,最好今天投资明天就能赚钱。整个评价体系都是以短期盈利能力为关键指标甚至唯一指标。长此以往,我们何时才能真正建立一个自主的工业体系?

 

我是工业领域里的另类,没有瞻前顾后、没有算计权衡。既然认识到了事物的本质和国家工业体系的软肋,就去行动,而不是在那里空乏发议论。我坚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管耕耘、不问收获;只要耕耘、就有收获。所以我们百折不挠,从根本处着手,自己持续了10年、15年一点一点去突破去完善。

 

在向西方发达国家购买工业母机的时候,尤其是四轴车铣等复合加工中心时,要向巴统或北约组织成员国政府写申请,写工艺,标明具体位置,还要承诺不做军工等,条件苛刻。岂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什么啊?我出钱买的,我高兴干嘛就干嘛,那是我的财产啊。然而按照西方逻辑:“即便卖出去了也是我的财产。对不起,你不按照条件来,这笔生意就不能做”。再说五轴以上的数控机床对中国则是禁运的

 

现实刺痛了我。

 

当时我就想,这么大的中国,只做应用级产品是没有未来的。我必须投资研发制造自己的工业母机。

 

2005年我就在安徽买了地建了工厂开始做数控机床。当时我成立了两个公司,一个是配天电子技术,一个是配天机电。我刚刚说的两边嘛,一边是电子,一边是机械。要做,就把这两个系统都给做起来。

 

10年前我就发愿要成为中国的FANUC和中国的西门子。今天坦率地说,我们在数控系统、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等领域已见雏形! 

 

FANUC做机床,我们也做机床;它做机器人,我们也做机器人;它做数控系统,我也做数控系统它有的我们几乎都有了。因为投资这些长远的项目,我们现在遇到现金的流动性危机。我希望我们像稻叶先生的FANUC那样,危机就危机了。危机过后我们一下子就起来了。危机对一个有着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就像人感冒一样,虽然很难受,但很快会好起来。

 

 

5/ 邹家华副委员长老泪纵横为哪般?

 

 

王育琨:这些年大富配天的坚持是寂寞的,但必有一天会产生广泛的共鸣。

 

孙尚传:2010年1月,我邀请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邹家华到我公司来看看。他看过我们的工业母机之后,都有点激动地流泪了。他说:“你知道吗?我在机床研究所当过所长。当时去日本访问FANUC,稻叶先生跟我们交流很投机。因为跟FANUC合作,我们放弃了自主研发,变成了他们的代理我们原创就没有了。你现在能够从零起步,坚持自主研发,一点一点开始积累,有了今天的样子,将来的不得了。国外许多公司包括FANUC 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这是邹家华副委员长2010年1月在大富科技上市之前跟我说的。他还很高兴地给我题字:“自主创新勇攀高峰,精益求精为国建功”。

 

邹家华副委员长曾经担任机械部机床研究所所长。他是位朴实有水平的老机械师,他热爱工厂,喜欢钻研,即使在所里担任领导时,他也不时来到机床前和工人们谈心,了解加工工艺和产品开发的技术问题,一直关注着机床行业的发展。

 

他当时已经从国家领导人位置上退下来了,每年冬天还常到深圳来。他最早负责机械工业部中国机床研究所,后来机床所就和稻叶的FANUC合作了,成了FANUC的中国代理,停止了自主研发,才导致今天的现状。

 

邹家华副委员长老泪纵横,是对整个体制的一次深刻反思。老人退休了,依然对中国工业的基础心怀忧虑呀。当他看到我扎扎实实的努力,看到我们的工业母机,很开心看到有我们在做真实的突破。一想起老人家的泪水和勉励,我就有一种奋不顾身的大无畏精神。所以尽管现在遇到现金流危机,我依然在砥砺前行。

 

王育琨:我这有个新段子,可以间接印证为什么邹家华副委员长会老泪纵横。这个段子可以说明一些事:两天前华为任正非从美国回来,途经北京。听他讲这次去美主要是商谈了对芯片生产的等级分工,并参观了美芯片生产基地。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美国让他参观的全部是最高端的产品,并允许拍照。看完后回到酒店仍未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给我全部图纸,我们也造不出来。太先进了!就好比刚进小学一年级学生给他一张二元二次方程的一道题,算吧……”

 

如果这个段子是真的,估计美国人是要吓唬任正非,吓唬中国。任正非也装着很害怕给美国人看,估计任总回去就该磨刀霍霍搞研发了。‘

 

孙尚传:是的。这是美欧日工业强国的惯技,第一,他们会秀肌肉,展示多么厉害,让你心生畏惧和退却之心;第二,他们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要从头再来几十年,没那个功夫。现在都全球一体化了,你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出无穷性的应用来;第三,给好处,让你安心做代理;第四,游说主管部门;第五,把中国可能的竞争者消灭于萌芽状态。

 

我国还没有完备的外国投资审查机制,记得华为当年购买一个倒闭的三叶3leaf公司的200万美元的技术都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妨害国家安全为由给否了。

 

在毛泽东时代,我们过去都是手工操作的嘛。那时候有八级钳工,八级车工……这个八级铣工就是可以用手做出很复杂很精密的东西。那里面只装了手摇式的电机,装了开关靠手去控制它,至于怎么控制就要看工匠的手艺。那个阶段,我们两弹一星就是靠手工做出来的。这时的八级技工与高级工程师一样重要,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精密产品。

 

后来到数字时代,计算机出来以后,就有了数控机床。当数控化的时候我们中国感觉到干不过别人了。和别人合作,合作过以后感觉自己研发不行了,人家是有意识的。那稻叶先生深谋远虑,“你中国自己干出来,我们不就没有饭吃了吗?”人家千方百计地说服你,巧妙地劝说你,“语重心长、声情并茂”,终于在他们的循循善诱下,变成了他们的代理商。各行各业莫不如此。

 

而我们国产的民族品牌则陷入恶性循环:因为后起而不成熟,因为不成熟就没人用;因为没人用就不会成熟,越不成熟就越没人用。所以我国民族品牌的各类装备和工业设计软件以及基础类核心部件等,一直处于看不到希望的死循环之中。使得即使有理想有家国情怀的企业家也望而却步、心有余悸。

 

为什么我们的数控机床直到最近三年才有大客户订购和出口?因为,一直没人用没人买,只能在我们自己的关联公司“测试、纠错、完善”,并大批量使用以后,才能让我们中国的公司敢用。这是多么大的风险?又多少人敢吃这只螃蟹!

 

当然了人家越来越好。人家很多东西本来就比我们早还是成系统的,我们一步步研发看上去很难追赶。于是很多人就放弃了,各个领域都是这样干的。大飞机是这样,汽车也是这样。一旦放开了,自己不研发了,我自己为什么要生产自主品牌呢?自主品牌不赚钱净赔钱。政府的GDP指标是政绩的重要依据,企业当下盈利是天经地义的真理,我搞自主研发,需要时间,需要钱,能不能研发出来还不知道,研发出来能不能卖掉也不知道,政府也罢、科研院所也罢,国企也罢,大学也罢,几乎没人有动力去搞原创的高难度技术

 

全社会都是用生意人的赚快钱与否打量一个人和一个事,没有人考虑做一个可持续的事业。这很不正常。那到底怎样才能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我们把“作为企业就应该营利”绝对化了。美国纳斯达克这些上市公司,他们可以十年不盈利,比如亚马逊就一直在亏损。资本市场给了他们宽容、机会、信任、支持,感觉你这个理想一旦做好了,你对社会是有贡献的。这样就真正成就了造物者的愿望和梦想。

 

我经常纳闷,为什么我们这里就少有造物者生长的土壤呢?其实,龙头国企应该担当起完成国家工业体系自给自足的工作。比如我们的航空集团,要去跟波音比,要去跟空客比,跟洛马比,而不是只比GDP,尽从事些与应用和民生层面的低技术项目,如手表、酒店连锁、商场等。

 

在今天全球竞争的格局中,中国工业的未来需要打好工业母机与智联网平台基础。企业家应该有一种直落根本的能力,有一种往根上去做的意志力从根上出发,一层一层,筑基建设。这一层没有做好,它后面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还要再往深层去做,看看缺什么东西,还要把技术底子打通打好。深入下去了,还要逆转回来,从底层往上一层层去建构一个完整的体系。在今天这个时代,要借用互联网区块链的最新发展,用智联网建构完备的工业体系。

 

 

6/ 用智联网打造完备的工业体系

 

王育琨:苹果的系统是半封闭的。与苹果无关的天才登不上苹果的平台。据我所知,您设计的智联网是有教无类、有创无类、有医无类。自由人都可以登上平台,享受充足的信息,并进行自主的有创无类的创作和分享。

 

孙尚传:我做工业母机,数控机床、机器人、芯片,这些东西重点只是在解决点的问题。如果只是做这个东西,那也只是一个工匠而已,我不仅仅希望做一个工匠做的事情。我希望,就像先祖写《孙子兵法》那本书的时候,他是希望告诉世人事物的真相和真理。战争是知行合一的。战争的指挥者,需要知道天地万物运行的规律,还需要把这些对规律性的认知,转化到行动的逻辑和次第,需要转化成一个一个当下可行的现实平台。沿着这样的思维,光靠工业母机、机器人和芯片是不够的。那怎么办呢?一定要让所有人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共同缔造未来,我们要从根上解决问题

 

自从认识到中国制造业这个剧痛以后,我就一直沿着这种思路在思想。恰好我遇到了著名的科学家李铁才教授和李西峙父子。他们在相似性原理基础上,更生成了NPL神经语言,已经触及了开放智联网的本质。深入研究以后,我就生起了无限的信任。世界需要一个未来的智联网,我愿意投资!

 

智联网,就是未来的平台、未来的载体,也是未来的操作系统。这个载体或平台的存在使得我们有可能把14亿人的智慧链接在一块,甚至把全世界人们都连在一起。不同民族、不同国别的精英、普罗大众的智慧链接到这一块。我们就有可能制定链接的规则。一旦这种互联网规则制定出来,就非常容易统一。

 

我认为这件事情是非常值得做的。尽管非常困难,内外部压力都存在,但是我们具备了一些前提,具备了一些基础,所以我在坚定不移地去做。这个实际一定能做好,因为符合当下做好这个事情的条件,如果做不好,那一定是诚心不够。只要我每天诚心正意地去做这个事情,我相信一定可以做的好,因为他所有条件都具备好了,不可能做不好。

 

坦率说吧,我要构建的不是一个单一产品,而是产品后面的一整套体系。

 

产品是用什么构造起来的?拿手机为例。它需要硬件,加上软件。硬件这边需要工业母机,软件这边需要操作系统。工业母机这边需要数控加上这个机械,那么操作系统这边需要软件平台和各种算法。各种算法就是语言+数学原理,还有计算能力。算法都是由事物发展的原则和数学原理演变过来的。包括数控系统这些由芯片,加上PCB,加上机械结构。那么硬件里面得FPGA,这里面又是算法,归根结底这边回到算法这边,即数学模型。

 

我们现在要干嘛?NPL计算机语言,这个就是把数学模型变成算法和程序去驱动计算机,他是用好计算机的前提,也是人工智能的基础。我们原创了NPLCAD等3D分布式在线工业设计软件这才是我国最软的软肋。甚至不堪一击,对外依赖度达到99%。我们还原创了一个parallel world平行世界这个平台,有了这个语言和生态环境。很多人就可以用这个语言,就像有这个土壤一样就可以生长万物一样,可以用这个语言去创建现在所有的网络产品。

 

 

我们不是在做某个具体的产品,而是在构建一个可以任意创意、设计、制造、销售、物流和回收产品的平台、工具以及在线制造体系,让所有人都可以在线设计并创造自己奇思妙想的作品,提供这个公平的环境,最终为了实现“有创无类,有教无类,有医无类”。这上面可以产生无数的大师,无数的能工巧匠,能产生无数的创意和产品。为什么我说我们要做个平行世界呢?我们要培养中国少年的科技童子工,打造一个自给自足平行于西方的新工业体系

 

整个7年我们光培养年轻人就可以培养2亿多人,这些青少年从小就伴随着人工智能的环境成长,是最全息的中华文明和西方科技的传承者、融合者。当他们成长起来就具备与生俱来的童子功,就是不得了啊。非常令人振奋的是深圳福田区政府慧眼识金,给予了我们大力支持和帮扶。

 

王育琨:苹果凭借操作系统,25%向全球收税。苹果依靠的就是他的操作系统。将来您这个智联网平台如果成型了,也可以全球收税吗

 

孙尚传:不光是全球收税,规则就统一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就有载体了。计算机基础语言诞生的前提就是西方的价值观,但是西方价值观他没有办法构成人类命运共同体。西方是以个体独立为前提我们讲的是集体,和而不同。西方讲的是一种独立意识,我要比你有能力。

 

我们今年开始做“教科文创大奖赛”,发布会已经于5月10日在深圳文博会上举行了。联合国为什么有教科文,教科文的目就是为了让人类健康,人内心的健康,自身的健康,心灵的健康。这才是真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的初衷,通过这样的大赛我们把教科文的内容融入进去,就是中华文明。

 

这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平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载体,我们提供的这个平台,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而不同,但是我基础的规则是一样的。这个基础规则未来融入我们的“史记系统”,再加上我们的“知识溯源系统”,史记系统把你的功劳簿给记录下来,反映你的历史功过,提示你的当下之果的前因。知识溯源系统鼓励你把你的认知、智慧和作品充分与他人分享、共享。

 

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美好!

 

我们正在为习主席要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好基础准备工作。

 

只关注某一具体产品是没有未来的。美国有贝尔实验室,有朗讯这样非常强大的技术类公司。即使他们号称有13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有很多改变了人类生活习惯的顶级的原创专利,但是贝尔实验室和朗讯仍然免不了倒闭的惨剧。

 

10年以后,大富配天要成为全球最伟大的智联网公司。智联网包含了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软件,工具与服务。我们的用户从儿童开始,从教育开始,覆盖了每个人一生的学习,创作和分享的需求。 微软公司新CEO上任后,先后用25亿、262亿、75亿美金收购了Minecraft、Linkedin、github三家公司;Minecraft是一款儿童最喜欢的创作游戏,Linkedin是全球最大的招聘网站和远程教育平台,github为2800万程序员提供代码与知识的存储服务。也许是巧合,大富配天在过去几年中,使用NPL语言已经将上述三家公司的核心服务融合到了我们自己的智联网产品中,并逐步走向市场。

 

这个智联网融合了教育、科技、工业、健康文化这五个领域为一体,实现了五位一体。我希望把每个人的智慧链接起来,实现有教无类,有创无类,有医无类,而无分别心。我们首先要把中国目前14亿人的自信和智慧链接起来,产生一种真正的、活泼泼的、大生命的物质生态和精神生态。古代先贤一直追求的天人合一,或者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在这样的平台上才能真正去做到。

 

可能别人不相信,但是我相信!

 

王育琨:比您描绘的这幅未来画面更吸引我的是,当您描绘着这幅魅力图画时,您的眼睛闪着天真的光,面容虔诚而郑重,处在一种生命能量极化至和的状态。那是您的使命!那是您的意志力!那是您生命的本来!压顶的困难,反而激发出您更大的心之力。

 

这个访谈,让我看到了中国工业的未来!您代表了一大批隐形冠军,像地下钻探者一样,默默无闻、一步一步地在向前推进,拥抱明天。祝福大富配天走在了深根固柢的大道上,祝福中国工业走在深根固柢的大道上。

 

感谢您接受我的访谈。

 

孙尚传,大富科技董事长,大富配天集团董事长。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孙尚传 王育琨作 者

发表文章数1

作者其他文章推荐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8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