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工业大数据大会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创业 > 山东煤改中的敏感问题
山东煤改中的敏感问题
分享到:
来源: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作者: 本刊记者 丁玲发布时间:2011/1/28评论:0+收藏文章

 
两易其稿的山东煤改再次意外暂停,背后的人事与利益纠葛逐渐发酵。山东煤炭产业前途陡添不确定因素。
酝酿多年的山东煤炭企业整合,磕磕绊绊,终归仍未逃脱夜长梦多的宿命。
按照山东省国资委的计划,山能集团(山东能源集团)本计划于2010年12月18日挂牌成立,淄博矿业集团(下称淄矿)原董事长,现任山能集团筹建办公室主任马厚亮担任董事长一职。然而意料之外的是,马厚亮却因涉嫌齐鲁银行骗贷案被带走调查。山能集团挂牌仪式被临时取消,山东煤企改革进程再度延误。
而本刊获悉,早在2006年就已启动的煤改方案,中途就曾因兖矿集团旗下控股的上市公司资产整合较难而一度搁浅。2010年3月,山东省国资委曾不得已选择了将兖矿集团排除在“整合大潮”之外的权宜之计,以期尽快推动山东煤改进程。
山东省内煤炭资源形势日益紧张,迫使山东煤改必须提速。但就在临门一脚之际,山东煤改又因一场始料不及的人事变动而紧急刹车。山东煤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复杂过程?博弈各方分别有着怎样的诉求?
更为关键的问题是:这是另外一出国进民退的大戏吗?

二度搁浅
马厚亮因齐鲁银行骗贷案突然被带走,这使得原本板上钉钉的山能重组方案搁浅。《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在山东走访时获知,齐鲁银行事件只是被查的导火索,马厚亮还被举报有其他“重大经济问题”。
其主要问题依然是在淄矿集团董事长任上时发生的。原淄矿员工王维震向本刊证实,2005年至今,他本人一直在实名举报马厚亮在担任淄矿集团董事长期间“非法集资4亿元,涉嫌瓜分国有资产”一事。而原淄矿集团下属的西河煤矿、珑山煤矿等煤矿员工也在不断地向各级纪检部门反应淄矿集团七个小煤矿“假破产”的问题,该上访团体以淄矿员工李京涛为代表。
截至发稿时,相关部门对马厚亮的具体问题还没有下任何结论。马厚亮虽已被取消担任山能集团董事长一职,但分析人士认为“马的个人问题不会使山能集团重组停下来”。煤炭行业分析师王成认为:“山能集团已经注册成立,山东煤改箭在弦上,山能集团挂牌仅是时间问题。”
相关资料显示,山能集团是由山东省国资委出资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00亿元,被各方寄予厚望,是山东煤炭行业重组改革的重要抓手。本刊调查获悉,早在2006年,山东省就开始酝酿实施煤炭大集团战略的方案,但此后一直无明显进展。
时隔四年后,山东省再次下决心推动煤炭产业的整合。2010年3月,山东省国资委主任谭成义在全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省国资委年内将积极推动煤炭企业重组工作。”山东省规划,决定将省属的7家煤炭企业——兖矿集团、淄矿集团、枣矿集团、新矿集团、肥矿集团、龙矿集团、临矿集团合并为一家年产量超过1亿吨的行业巨头。如果该重组成功,山东将会诞生一家仅次于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的全国第三大煤炭企业,销售收入总量甚至超过神华集团,达到1300亿元左右。
但是,7合1的重组方案推行得并不顺利。

7变6+1
2010年7月4日,山东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山东省6+1煤炭企业重组方案。2010年7月22日~23日,在山东省管企业负责人会议上,国资委主任谭成义表示:“目前,省委、省政府已经原则同意煤炭大集团组建方案,筹建工作将尽快启动,争取年底前完成组建工作。”与此同时,山东能源集团的组建工作正式启动,山东煤改走上了快车道。
与此前的“7合1”方案相比,最明显的区别是在重组对象名单中去掉了山东省内最大的煤炭企业——兖矿集团。《通报》规划将淄矿集团、枣矿集团、新矿集团、肥矿集团、龙矿集团、临矿集团六家集团合并组建山能集团,并于2010年底前挂牌。
本刊记者获得的《省管煤炭企业重组方案通报》(下称《通报》)文件显示,山能集团组建后,各合并的矿业集团保持原来的管理、生产、经营格局,六家企业的法人地位不变,纳税关系不变,年度和任期考核目标任务不变,并保持各企业领导班子的相对稳定。集团公司管理人力资源、财务、投资等重大事项。
据记者调查了解,由于兖矿集团控股的兖州煤业是上市公司(分别在香港、纽约、上海三地上市),股权变更复杂,未能参与此次重组。业内人士也分析认为,兖矿集团拥有上市公司且企业规模大,将其组合进大集团内,操作难度较大,并非易事。“同时在三地上市的公司,与其他6家非上市企业共同参与重组,会大大提高资产整合难度,资产重组的成本亦会增加。因此,兖矿集团单列在外,有利于重组方案的推进。”知情人士称,领导班子的安排问题亦促使山东煤改方案的转变。
淄矿集团员工张加坡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山东的煤炭企业整合遇到了一个好机会,各大集团现任的董事长都基本面临退休或者换届,这给重组方案顺利实施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便利。原淄矿集团董事长马厚亮最年轻,这也是马成为山能集团筹建办公室主任以及山能第一任董事长人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兖矿集团在对外扩张、资本运作能力上比较强。公开资料显示,兖矿集团于2004年全资收购澳大利亚澳斯达煤矿;2010年1月,兖矿集团旗下兖州煤业再度成功并购澳大利亚菲力克斯资源有限公司。兖矿集团在澳大利亚控制的煤炭储量就达15亿吨,原煤年权益产量超1000万吨,为国内总产量的1/3。
上述专家认为,兼并整合汇总的资产重组、人员调整都较为复杂,即便兖矿参与重组也未必会带来112的积极效应。保持两大煤炭集团的局面,使在海内外三地上市并拥有多处海外资产的兖州煤业独立于大煤炭重组格局之外,正是重组方案的“折中之策”。

喜忧参半
“山东的煤炭年产量是在往下走,而不是往上升,山东的煤炭资源是在逐步走向枯竭。重组整合的方向肯定是好的。”著名经济学家、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早在两年前,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就曾发出警告,山东境内煤炭经济可采储量已不足40亿吨,20多年后山东将不得不面对无煤可采的现状。此外,山东的煤炭消费一直居高不下。以2008年为例,山东全省年煤炭产量为1.4亿吨,仅占全国总产量的5%左右,煤耗却占据了全国总量的10%。而为了破解资源困局,山东的煤炭企业也已开始将手伸向省外煤炭储量相对丰富的山西、内蒙古等省、自治区。
毋庸置疑,无论山东煤改的方案如何变化,煤企整合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其在谋求省外煤炭资源方面的实力,减少省内企业间的消耗竞争,有利于形成山东煤炭资源的统一管理和统一开发优势。
也有不同的声音存在。“政府主导的煤炭产业整合,对企业来说,就是多了一个管理机构,原来直接接受国资委管理,现在中间又多了一层大集团管理机构,我们多少是有点不愿意的。”淄矿集团张加坡分析称,对普通职工而言,虽然集团参与重组不会有什么损失,但也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在6个参与重组的企业中,淄矿是目前效益比较好的企业。2002年,淄矿集团率先走出省门,成功将资源版图扩张到陕西,2005年底,位于陕西省咸阳市长武县境内的亭南矿井建成投产,设计年产300万吨。2005年11月18日,位于贵州的由淄矿集团控股、年产120万吨的糯东矿井也开工建设。
而参与整合的肥矿集团、龙矿集团的员工,对于组建山能集团却表示了相对支持的态度。据肥矿某中层管理人员称,现在的肥矿老区煤炭资源几乎挖掘殆尽,新区除了梁宝寺矿,还有在建的两个矿,省外位于贵州、河北、内蒙古的矿山也没有太大希望,本身欠贷又多。而且现在肥矿集团到处在找小矿,原因就是没有好的储备资源。“有句话说:投资10个项目都挣钱是不可能的,投资10个项目不赔钱也是不可能的。后半句简直就是为肥矿集团总结的。”该中层人员对记者表示,“希望整合后的山能集团能给肥矿点钱,多买几个煤矿。”
早年在龙口矿业局机关工作的张姓人士对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龙矿集团资源相对较少,要取得长远发展只有走出山东。整合到山能集团后,龙矿也能借助山能集团的力量多少分得一些煤矿资源。
“而且,龙矿普通员工的收入应该只会上涨不会下降。因为在这6家企业中,龙矿的工资水平是比较低的,合并后就是涨多涨少的问题。”张某对于山能集团挂牌颇有期待。

殊途于山西
近两年,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几乎没有停过。相较于此前山西、河南等省的煤炭产业改革,山东煤改有其不同点。“与山西的煤炭资源丰富,小煤矿遍地开花不同,山东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没煤可挖,所以山东集中优势兵力,组建一个大舰队向外扩张,到外地拿资源去,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而且,山东前期已经做了许多整合工作,基本上不存在散、乱、差的小煤矿。”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院长岳福斌在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表示。
岳福斌回忆称,山东煤炭产业的地方重组早就张罗过,启动了几次都没有启动起来。而且山能集团的组建并不是一个模式的创新,在它之前,重煤集团、陕煤集团、龙煤集团(黑龙江煤业集团)、川煤集团都是这样做的,“山东省是在考察了所有的企业,吸取了6家企业的长处、克服了各自短处的基础上确立的重组模式,它并不是讨巧的招数,而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做法。”
林伯强认为,在山东煤改过程中,资源的整合是肯定要做的。“产业整合最合理的方案就是从最快的、最简单的做起。而最快也最简单的就是重组国有企业。”
中国煤炭市场能源专家李朝林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指出,以山东为代表的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是我国煤炭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的一个方向。不过这种整合和重组与市场经济的优胜劣汰是不完全吻合的,甚至有一些背道而驰。应该通过市场经济手段、通过公平的市场竞争进行优胜劣汰、兼并重组。目前我国的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完善,通过行政力量干预兼并重组的现象非常普遍。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亦认为,山东省煤炭行业整合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有一些急于求成的痕迹,因而也导致了整合结果一再难产。但是,这种整合也是由山东省煤炭行业的特点所决定的,山东省内的民营煤炭企业在该省煤炭行业中的占比较小,同时,山东省的煤炭资源已经逐渐枯竭,企业需要走出去获取新的资源。而这是需要强大的资金实力支撑的,所以山东首先针对该省煤炭行业中最主要的几家煤炭企业采取了这样的整合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现实情况的要求。
对于未来我国煤炭企业重组问题,岳福斌认为,不能简单地判别山西、河南、山东煤炭产业改革的成败得失,产业改革模式亦不能千篇一律,一个地方不能照搬另一个地方的模式。一定要因地制宜、分类指导。

民退成必然
有知情人士顾虑称,在山西、河南煤炭产业改革过程中,国有大型企业的隶属关系没有被改变,方案推进比较顺畅。而山东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则要改变国企隶属关系,改革会比较困难。但也有行业专家认为,重组民营的路子肯定会走的,山东煤炭企业也不会例外。
任浩宁指出,任何地方的煤改都没有要求国有企业去兼并民营企业,也不存在国进民退的做法。只不过是在煤炭行业集中度需要提高的前提下,一些民营煤炭企业实力有限,无法在煤炭行业中继续独立生存下去。而行业集中度提高也是煤改的基本要求。任浩宁分析,山东煤改工作以后也必然会涉及到对中小煤矿企业的兼并重组或者是关停。
林伯强也向《中国经济和信息化》分析称,山东煤改在完成国企重组整合后,下一步对民营企业重组的步子会很快。比较棘手的选择是,让民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发展,是像山西一样被国企兼并掉,还是扶植民企,使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后者的成本是很高的。
林伯强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应该通过自身的特点、发展进程进行自由竞争,去选择兼并或者整合。但是,现阶段的市场调节不会有明显的效果。“如果用市场化的手段去实现煤炭企业的快速发展,这个时间会比较长,而行政手段的好处就是快。”
林伯强说:“行政干预重组,结果不一定是引导组成大国企,也有可能引导组成大民企。也就是说,由政府牵头组建大民企也不是不可能的。对于山东煤改进程来说,现阶段是一个特定的发展阶段,完全依靠市场动力还不够。因此现阶段我不反对由行政力量来主导进行煤改整合。关键还在于结果,结果才是我们看重的。”
提及山东煤改对山东乃至全国煤炭产业发展的影响,李朝林指出,山东省是我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大省,煤炭产量在全国省区煤炭产量排名中居于第6名左右。山东能源集团组建后,有利于强化该省内部对煤炭行业的统一规划、统一管理,不过山东省内的煤炭行业改革,不会使山东煤炭产业在国内的整体地位发生太大变化。这种兼并重组的“大煤炭”方式,只是对提高该省煤炭行业的相对垄断程度,对提高政府对企业的掌控能力,对统一规划全省的煤炭行业发展,对搞好集约化管理,对提高安全生产水平有积极作用。
他还认为,从目前煤炭企业的产业集中度来看,我国要在2015年打造10个以上亿吨级大煤炭企业,意味着我国煤炭企业面临的兼并重组、把企业做大做强的任务非常繁重,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自然将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产业整合的重点。通过政府参与、市场运作的手段进行煤改,将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李朝林同时认为,现在省区内的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主要是靠行政手段来完成,但行政手段往往对于跨省的煤企整合就行不通了,跨省的煤炭企业整合主要还是要通过市场经济手段进行优胜劣汰,以达到兼并重组的目的。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7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