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企业 > 吴霁虹:3招击破企业转型的5大焦虑
吴霁虹:3招击破企业转型的5大焦虑
分享到:
来源: 正和岛 作者: 正和岛发布时间:2015/3/31评论:0+收藏文章

  按百度百科的解释,焦虑症是焦虑性神经症,人们常常会有无明确客观对象的紧张担心,坐立不安,甚至引发心脏、血压、血管等并发症。具调查显示,在今天的社会,34%的人经常有焦虑症,63%偶尔有不同程度的焦虑症。

  而企业家群体是焦虑症的重灾区!特别是当下,对企业家来说,“不转型要等死,转不好找死”,好像做人做鬼都不是,怎么不焦虑呢?

  我的研究发现,企业家的焦虑大概有这五大类:

  第一:对企业寿命的焦虑

  大凡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都希望能建百年品牌。2006年,我在《下一步:中国企业全球化路径》一书中提到的优秀企业,如IBM、微软、摩托罗拉、诺基亚、英特尔、思科、戴尔、海尔、华为、联想、盛大、TCL等,无一不是面临严峻转型的挑战!

  80年前,美国上市公司挑选标准普尔股票指数的样本企业,平均能存活90年。40年前,样本公司的平均寿命降到35年;2014年,这个数字只剩下15年!有专家认为,未来可能会降到只有5年!

  这让很多曾经成功的企业家坐立不安,像诺基亚手机这样的百年老店,说跨就跨了。

  第二:对入侵者的焦虑

  小米从手机切入,一针捅破天,几年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全新的生活电商。不但让手机商们看不懂,追不上,更严重的是,小米生态系统将带来一场更大的多米骨颠覆运动。

  原来那些给传统企业配置资源的B2B企业如电子零配件、跨界材料、制造、加工等,将被小米的新型的生态供应体系颠覆。难怪有报道,大佬陈东升说:“你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俞洪敏感叹:“消灭你,与你无关”,李东升惶恐:“下一个被颠覆的是谁还不得而知”

  第三:对消费者的焦虑。

  大凡过去的成功者,都或多或少地患上了“老男人的焦虑”。联想柳传志摇头说:“年轻人的世界,搞不懂”。腾讯马化腾:“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甚至连万科的郁亮说:“战略规划失去意义,看不懂消费者,找不到利润增长点”。

  其实,当然不是战略规划的问题,小米的成功,不就是一个超级战略的成功模式吗?

  真正的原因是,80后、90后、00后这些新兴消费者,与我们有完全不一样的思维、行为。而且,这种不同绝不是我们之前熟悉的“代沟类”问题,而是新鲜生猛的基因和文化问题,只是成功的企业家们严重out了!

  第四:对新玩法的焦虑。

  企业家对对一切新东西的从众,已经到达极致!从马云追微信,做往来,张瑞敏开刀搞创客,千万家企业在微信上的乱战等等...“社交网络”、“粉丝经济”、“病毒营销”、“微电商”、“去中心化”、“商业生态”,样样都拼命的尝试。但这次很残酷,努力和汗水救不了没落和衰亡。

  因为,发帖拉群不等于网络营销、开通网站不等于电子商务、上信息化不等于互联网化、外包合作不等于获得人才、听听口水帖不等于有互联网思维。企业家几乎样样试过,但难见效。万达的王健林也无奈:“看不到、摸不到的虚拟经济能超越真金白银的实体经济”。

  第五:对自己商业基因进化的焦虑。

  有的企业家大喊:要自我颠覆,结果胡乱动刀,大伤元气。还以为像过去,用勇气就能战胜一切。有的企业家渴望:猛喝心灵鸡汤,以麻醉疼痛,于是编创心灵鸡汤也成为一个崛起的行业、一道烦人的风景。有的企业家闭关:所谓养心修炼,大有疾病乱投医以拒绝变化之嫌。

  我想,在商界,就拿身心灵修炼来说,修得通透者,不外乎走向两条道;一条是成佛,成为上帝的工具;另一条是成精(精通之意),更加专注地做实现梦想和愿景的事,意味着不做墙上草,只为使命行。事实上,有人越修越乱,越修越糊涂。靠修行本身是很难彻底改变商业基因的。

  面对世纪之症,企业家要如何才能减缓或消除呢?我的研究发现,有三个方面是必须要彻底颠覆的:

  一:企业家是否能对世界巨变有深刻认知并自我颠覆

  我想请大家写下此时此刻你对“世界”的定义。别看是一个在小学要学习的词汇,但今天却是见仁见智。

  在我的研究中发现,商业史上有三次大迁移对我们的世界有巨大的影响:各种技术、全球化、虚拟现实以及三者的重叠。我暂时不深入讨论,只将结论与大家分享。

  这种影响直到今天,从量变到质变,彻底颠覆三个方面的认知:1)颠覆我们的空间意识,2)颠覆对商业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与方法论,3)颠覆旧商业模式并孕育新商业模式。

  例如,在一个C2C商业生态体系的空间里,O2O是一种新模式或是一种新空间?如果认为是一种新模式,那么有不同时,O2O就可以不需要了,但在现实中,O2O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空间,无论你有没有模式,它都存在。

  还有,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或是一个新生命体?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工具,局限就从这里开始的。工具有锤头,有机枪,有大炮,有一个可以不要另一个,互联网是可有可无的吗?

  这就是世界观都错了,价值观会对吗?难怪会被颠覆!

  反之,大凡当今的新锐,都是因为将O2O视为全新的空间,将互联网视为全新的生命体,并将自己的思维、行为完全融入。

  二:企业家是否能变革符合时代的价值元素发展企业

  今天的主题是强基因教你玩转资本市场,我想请你们写下企业最可以高价估值的三个元素是什么?我来举个例。

  “虚拟地产”可能是对旧有世界房地产最直接颠覆的价值元素。房地产的土壤:表达的是一个包含了有机物质、矿物质、水、空气、微生物等的层级空间,而虚拟地产的土壤:包含了各种平台、异客微生物、部落、App、内容、智能设备、流量等的多维空间。建设房地产的水泥、砖瓦与建设虚拟地产的晶体管、比特、IP等元素是同等的。

  但是,估值却完全不同。房地产的价值在于位置、位置、位置,具有稀缺性;而虚拟地产的价值在于网络、网络、网络,具有越用越富性。从计价方式看,“虚拟地产”的计价是以网络效应的流量来计价的,其虚拟土地被使用越多、价值就越大(呈指数增长),是一种弹性的丰裕资源。

  相比之下,物理地产是以有形的地理位置来衡量价值的,纽约的地价与盐城的地价不同,北京地价与宜昌不一样,就算是在纽约和北京中心的地价,也与其城市边缘大不相同;而且,土地有垄断性,用了就没有了,是刚性的稀缺资源。

  估值方法之一:企业估值等于单体投入的初始资本与客户价值增长的网络效应,即假定Facebook的客户市场价值为每人10美分,1亿客户就是1000万美元价值。估值时,使用1000万的平方即可,为100亿。

  因为价值的不同,我们看到,不同行业都诞生出颠覆传统模式的企业,服装业的酷特、酒店业Airbnb、零售业的亚马逊、出租车业的Uber等等。

  再比如,基于价值元素评价商业模式,其中价值主张、客户关系、供应商关系、竞争优势、财务系统是五个最重要的价值要素。

  传统模式的价值主张,以商业资源稀缺为前提条件,商家主导控制权,股东利益最大化是商业的原点,因此往往是先生产、后销售,先投资(重资产)、后经营。企业发展大多是以生产制造驱动市场需求发展,而且,规模化、标准化的大企业就是强企业,“一次生产百万件”的高效率就是现代化。

  与传统相比,C2C商业生态圈模式中,各个价值要素是连接为一体的,从价值主张、到前端C、到后端C、以及财务系统之间的完全打通,成就一体化的商业生态系统平台。

  例如,其价值主张是,以人类利他的最高境界为原点,以个性化、多选择、人人参与的人文关怀为消费驱动,最大限度地为人人提供更快乐和更幸福的新生活和工作方式。

  第三:企业家是否能用新世界的方法论经营企业

  例如,同样是“以客户为中心”,就有不同的方法论。传统企业以“围剿客户”方法,而现代企业以“求爱客户”的方法。

  传统经济模式在产品设计与开发方面缺乏对客户的理解;在渠道建设方面采用强权式构架,远离客户认知;在产品定价与促销方面,往往采取逐利式定价与进攻性广播的模式,“围剿”客户利益甚至欺骗客户,最终导致企业经营失败。

  然而现代企业需采用“求爱模式”,从客户需求出发。产品进行个性化定制,创造有灵魂的产品,让客户的创意融入到产品的设计过程中;充分利用网络社会,建立“天网地网”的全渠道平台;采用互动式的促销方式,使客户自身成为产品的促销者及代言人;定价采用“裸加+投资”的模式,是客户融入企业的创业,甚至让客户参与到企业经营全过程。

  以上解决企业转型焦虑的方法仅仅是抛砖引玉,事实上,根据我对于企业的最新研究发现,传统企业想要彻底转型,还需要从战略观、经营管以及资源观三个方面,采取以下“九步曲”:

  第一步:占位效应-找到一针捅破天

  第二步:网络效应-确定裂变空间

  第三步:锁定效应-构筑3T高门槛/高IQ组织

  第四步:决策者认知3i

  第五步:重塑“组织即平台”智能解决方案

  第六步:建立“个人及组织”系统

  第七步:升级用户六等体系

  第八步:透析“虚拟徒弟”价值应用

  第九步:建立数据资产的决策体系

  由于时间关系,以上九步曲没办法完全展开,今天不可能将所有的解决方案都讨论全。以后强基因还会继续举办更精细的研讨会、私董会等,专门逐一讨论具体问题,并为企业提供有针对性的精细化解决方案。

  事实上,企业家要彻底消除焦虑症,并在新世界崛起,必须是系统的变革,而不是只言片语、或零零星星的。任何转型和变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9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